祝東風。

忙。

高考前應該都不會更文了,隨意取關。

说给凛冬聚聚

啧。

说给凛冬聚聚:

“我膨胀,我DISS拆逆,我拉踩,我抱大腿,我碎尸相方,但是我知道我是个好姑娘”


—四张图带你了解雷安的创世神,凛冬季节


(图长,手机党注意流量)


十分抱歉打扰到了刷tag的大家,下周一或者在这之前凛冬聚聚退圈后撤


【【【自证】】】









Q&A


Q:挂人就挂人,为什么要污染tag?

A:凛冬聚聚的碎尸文引战文都可以污染tag都可以为什么我们挂人不可以?她没打预警辣到我们的眼睛了,我们不一样,我们都明晃晃的挂在标题上,希望不喜欢的你不要点进来。
别说什么把圈子搞臭了,看到这么多人不管圈子生态而粉饰太平护tag才真的会让好感雷安cp的路人对雷安敬而远之。打tag是为了让大家早日看清这位“太太”的真面目,还整个圈子一个干净的环境。
【另,不想看到这个事情的姑娘可以拉黑本博客或者屏蔽“凛冬季节”tag,抱歉。】

追加一条关于打【凹凸世界】及【雷安】tag的原因:凛冬这件事的根源是不尊重角色和cp本身,这篇lof挂出来的意义不是为了针对某对cp,是因为凛冬本人。【打雷安tag的意义在于内部肃清,打凹凸世界tag的意义在于提醒其他圈内人,也是因为凛冬这篇拉踩了其他cp】

Q:既然你们觉得碎尸不好当时为什么不掐,现在隔了这么久来翻旧账?



A:你又知道当时没掐了,我告诉你,掐过了。结果只是凛冬加了个预警然后道了歉,她众多粉丝便强行说太太都道歉了你还要怎样要要逼死太太吗之类一系列言论强行让所有质疑者闭嘴,强行岁月静好大家吃粮。你以为是原谅过后的翻旧账?不,是被强行塞嘴了之后终于吐掉了嘴里的抹布。


Q:小说/现实中碎尸情节的比比皆是,为什么不放过太太

A:小说里如果突然让一个众人都很喜欢的角色被碎尸一样会被读者骂死,而现实中这种人会去坐牢。
更何况这是同人,希望各位说无所谓的朋友去恶补一下同人礼仪。

Q:你们想怎么解决?



A: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让碎尸角色,蹭cp热度的凛冬聚聚道歉并删号退圈 @累了,离开一会儿  ,希望你给一个答复。
tag将于下周一删。

图上所有的话都是有截图为证的,不存在编造和恶意抹黑,我们摆事实讲话。针对人不针对圈,【聚聚≠cp】,试图上升到雷安的粉丝们你们省省吧,色厉内荏模糊重点无法改变聚聚的极品作为对cp的危害。
从始至终,我们反对的只是干出这种种智障行径的凛冬聚聚。



【安雷】About you.

校园pa,算是双向暗恋,含少许瑞金。

强行抽了雷总的鞋垫并给安哥增高5厘米。()

oooooooc

———

“安迷修。”

“嗯?”

刚睡醒的雷狮慢悠悠打了个哈欠:“大爷我饿了。”

“……”从书堆里抬头的安迷修同学脸上写着unbelievable就差滚动播放了:“这才第三节课,你早上不是吃了早饭吗。零食我这儿没有,你自己到初中部找你弟要去。”

“卡米尔的零花钱被我管制了,谁让这孩子天天吃甜食,不怕长蛀牙的。”

“你可闭嘴吧,饿了忍着,我要听课。”



高三的校园生活并不好玩,以前都还能溜去初中部关心关心卡米尔管管佩利和帕洛斯,要不就打打篮球秀一把操作,实在闲了还有个同桌可供消遣, 但课间就像丹尼尔手中的粉笔头一样被压榨得越来越短,如果用住在他家隔壁那个小姑娘的话来说,高三老师手下有完整的十分钟能和没马的骑士一起并列年度最佳笑话榜榜首。

万恶的应试教育,呸。

安迷修的态度与雷狮截然不同,上课听讲下课刷题,丹尼尔的办公室不知道跑了几趟,成绩拔尖儿也是理所应当;然而雷狮这种日常风纪跑偏、上课睡觉下课仍然在睡觉、老师办公室一次都没有光临过的学生竟然也能考到年级前十,就有点反人类了。

雷大爷呵呵一笑:“这叫天份,智商碾压懂吗。”

有人小道消息灵通,打听到事情的真相是安迷修私下一直在借雷大爷抄笔记还带讲解,听说被当事人知道后追杀了整整半学期。

好在学校里奇葩众多,安迷修和雷狮永远都不是最出风头的。无论是跟楼下跳级读高一还到处搞事的嘉德罗斯还是在众人眼里成天牵手走到哪里都是一片“yoooooooo”的格瑞和金比起来,他们的那些破事儿的确不算什么。



周五的晚自习要少一节,安迷修收拾完书包一回头就对上了雷狮的视线:“恶党?”

雷狮托着腮帮子趴在桌上偏头看他:“你今天骑车来的?”

“是……你要干什么。”

“今天书多,搭个顺风车。”

安迷修很想提醒他一下只需一通电话就会有一百个保镖开着玛莎拉蒂到校门口来接少爷回家,哪里用得着屈尊来挤自己这辆小破车,万一给您磕着碰着怎么办我觉得我会第一个笑出声的。

最后雷大爷还是坐上了安迷修的吉安特,两个人外加书包的重量让车身摇摇晃晃了一路,雷狮挑了个角度抓住安迷修衬衫下摆才能稳住身体。

又是一个颠簸,书包带子直接滑到了手臂,拽得自行车的重心往一边偏去。据雷狮回忆,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反正回神过后手已经抱住了面前这人的腰,脸还贴上了背。唔,手感不错。

安迷修的声音在风中听起来有点儿飘:“恶党你松点劲儿,我要被勒死了。”

“闭嘴看路,把本大爷摔着卖了你都赔不起。”

“好好好……”



后来被安迷修问起为什么心血来潮想搭他的自行车回家,雷狮愣了愣,甩他一记白眼说自己想去。

打死他都不会承认是因为看见格瑞和金天天这么回家才想试一试的。


End.

—————

第一次写校园基本全是流水账,残念。

安哥是被收养的,虽然养父母家很有钱但是感情不深,基本上都是自己考奖学金自己花,文中那辆吉安特就是他用第一笔奖学金买的,宝贝得很,在雷总之前从来没人坐过。对我就是私心怎么了。(你

雷总就不用说了富二代官二代什么都有对没错就是这么苏。

最后祝各位中秋快乐。

#苏中#Boat.

王耀在从岸边刮过来的晨风中打了第三个喷嚏。伊利亚放下船楫把他拉过来些,抽出丢在木船尾的毯子给他盖好:“出门怎么不多穿点。”

王耀皱眉:“我怎么知道你大清早的把我带来划船……”话尾处又是一个刁钻的喷嚏。岸边斯捷潘的身影在雾霭中显得朦胧,他揉揉鼻子,问伊利亚:“斯乔帕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

“啊,这个,”伊利亚笑起来,语气里的不怀好意再明显不过,他拿起木桨继续划船,水波里两人离湖岸越来越远,“从小他就怕水,十三岁那年被父亲直接丢下了河,还是我跟在后面去把他捞上来的。”停了停续道:“从此除非有防护栏杆,凡是过颈深的水他都以三米为半径站得老远。让他游泳还不如烧了他的酒柜,你让他去给伊万讲睡前故事都行。”

“……伊万呢,他怕水吗?”

“斯捷潘是我们家第一只旱鸭子,懂了吗。”

“……”

end.

————

沙苏露中日常真好啊。其实还能长一点的被我写成了段子。
本来是给同盟er割的大腿,可惜她退圈了那就算了吧。
手上有个巨坑,争取明天码了开头放上来,然后,,。,就这么放那儿吧。(
要去军训了纪念一下咸鱼的暑假。

第一章:所以情节到底是什么?

练习一
.
读者读我的文章时,我希望他们能感到我对我笔下人物的感情或是我融进文字中的个人看法,因为对我来说,文章就是用来间接地表达作者对某件事某个人的观点的。

我更喜欢起伏跌宕的情节(好像人人都这样),毫无波澜的文章没有吸引力。

我丝毫不怀疑情节的重要性。

我对“虚无缥缈”的文学小说没有概念……就当没兴趣好了。

如果我学会一些情节编排技巧,那可真是太棒了。我都不能估计这会替作品增色多少。()

练习二
.
用LOCK系统分析我喜欢的小说,就拿匪我思存的《东宫》吧。

主角可爱天真,活泼机灵……好吧我词穷根本不会形容她,只能借男配角的话来说,“像只黄鹂鸟” 。非常非常留恋故乡;不愿被束缚,向往平常生活。哪怕以命为代价。(说着说着就虐了。)

刚才说了,她追求自由追求故乡;想逃离这锁住她的荒芜又阴森的东宫,和与她有国仇家恨还欺骗了她的爱人。

应该是在主角想起三年前的记忆时进入高潮,我也说不准。或者跳城墙那里?

主角追求目标时面对的主要障碍有两个,一个是政治,另一个是男主角的有杂质的爱情。

看完结局哭了。难受。说不出哪里棒就是觉得很厉害……()首尾呼应还与前面各个部分照应了一下,主角也以死亡的方式逃离了她想逃离的地方,在精神上回到了故乡。

练习三

不会写。这个先空着。
.
我的主角是

他的目标是

他遭到        的阻挠,对手阻挠他的原因是

结尾非常冲击,因为

练习四
.
这本书和作者都饱受争议(?)就不点明了。

设定独特在主角是个活死人。

性格有很多方面,男主角曾在文中做过评价,我懒得翻就不描述了。

铿锵有力的对话好像没有,可能有我也忘了……但是人物语言和文笔都很有特色,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真的。我甚至曾经把它们摘抄在本子上。

因为文笔不同寻常所以描写的场景在我看来也很不同寻常。我可以说个个都是极具影响力的。

这些元素之所以有用,可能是因为让这部小说相对于同类型的更加出色,就是更有“个性”。

作者使用的技巧有很多,什么表达方式表现手法等等全都有,使用了第一人称,语言风格是偏古言的但是还掺杂了方言,读起来很新鲜。我记得作者还在另外一本小说里使用了蒙太奇手法,那一段画面感特别强,虐到心里去了。读起来真的,说不出的好啊。

车。

半年没开过车已经性冷淡了这趟只能开火箭。

给帅哥苏成 @苏忉♪ 的生贺,抱歉迟了一天。

微博停车场

The songs

第一首歌,Billie Eillish的

Six feet under

王耀视角,第二人称注意。

建议搭配音乐阅读。

————

能看到时间的流逝,就在每天暮阳西颓之时,刚好擦过手指。
   
你将自己窝在藤椅里,看着一旁木几上的石鼎中燃出袅袅的香。风中送来几丝凉雨,天地都寂静。
   
   
    
你想起来,他第一次离开时是下着雨的。你站在他身后目送他渐行渐远,前方是一处深巷,巷子两旁皆是黑墙青瓦的民宅,雀檐上积了薄薄的一层落雪,空中一弧弯月,四下清辉潺潺。你一直在等着他回头对你说些什么,哪怕仅仅是客套的道别,但直到他消失在巷子尽头的拐角处,你们之间仍是沉默。

“伊利亚。”你低低道。而他已走出老远。
  
  
     
似乎雨天就是用来道别的,所以他第二次离开时也有雨作陪。几只倦鸟长鸣着归巢栖息,你撑着伞送他到路口。这旷野般空荡荡的暗色里,只听得见他的脚步声,踩在水上发出泠泠轻响。你在他转身前抱住他,告诉他要早些回来;他低头亲吻你的额头,手指滑过你的眉毛眼睛鼻梁嘴唇,然后抚上你的脸颊:“我会的,耀。”

当他风尘仆仆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想,我爱的这个人着实守信,他兑现了对我许下的所有承诺。
     
      
    
第三次他离开时与前两次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那个深夜的雨是在他走后才落的。

你问他:“一定要去?”

他淡淡应了一声。你起身替他整理好衣领,仍是送他到路口,在他转身前抱住他:“伊利亚。”

他眼里噙了笑意:“我会早点回来。”你攀住他的肩膀吻上他的唇:“好,我等你。”

半空中突然传来滚滚惊雷,像是九天之上天河泛滥,转眼便落起倾盆大雨。雨水循着雷声间隙劈开浓密云层倾泻直下,破天的水幕层层笼住视野里的一切事物。

不知道为什么,路灯下他的背影竟是不可名状的模糊。

你下半夜再也无法入睡,拥着被子一坐天明。

   
     
刚接到亚瑟的电话时你以为他在和你开玩笑,直到他语气凝重地第三次重复他没有在过愚人节,你才相信了他告诉你的噩耗。

电话这头是一阵长长的沉默。

“听着,耀,”亚瑟说,“你得冷静一下。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马上赶来伦敦,另一个是在家等……”

你打断他:“我马上赶过来,把地址给我。”

你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想,我爱的这个人着实守信,但他没有兑现对我许下的最后一个承诺。
     
       
     
你在伦敦的一个墓园选了一个角落作为他的长眠之地。

去墓园的那天仍是下着雨的。你将路上买来的玫瑰放在墓碑前,看着其上的刻字出神。

“伊利亚。”你轻轻道。而他已不能回答。
   
   
  
「我的爱人在六英尺下的厚土中长眠。我看见有玫瑰绽放在他枕边。」
  
    
     
附歌词:

Help, I lost myself again

帮帮我,我又一次迷失了自己

But I remember you

但脑海中的你依然深刻如昔

Don't come back, it won't end well

别回头看我,那伤口还未痊愈

But I wish you'd tell me to

但我仍期望你能告诉我些什么

Our love is six feet under

我们的爱情埋葬在六英尺下的土地

I can't help but wonder

我情不自禁却依旧好奇

If our grave was watered by the rain

若大雨簌簌滂沱过我们的生后之所

Would roses bloom

会否有玫瑰悄然绽放在雨后

Could roses bloom

会否有玫瑰无声开放在坟头

Again

又一次提醒人们你曾来过

We trace my lips

指尖轻触着画出我嘴唇的轮廓

You raise your touch

你不自已地摩挲爱抚着我

You talk too much for me

在我耳边呢喃着情话句句

But all well like smoking air

而今一切都如烟消散

How can you die carelessly

你怎忍心就这样轻易消逝离我而去

Our love is six feet under

我们的爱情深埋殆尽

I can't help but wonder

我情不自禁却依旧好奇

If our grave was watered by the rain

若大雨潇潇冲刷过我们的安眠之处

Would roses bloom

会否有玫瑰嫣然绽放在雨后

Could roses bloom

会否有玫瑰幽郁开放在坟头

They're playing our song

那些人唱着我们的歌

They're letting us die tonight

眼看着我们在今夜之后崩坏腐朽

And all of these clouds pulling us back to life

如烟的回忆令人沉醉但总有坠回现实的时候

It's cool as that night

这个世界似寒夜般冷得刺骨,它何曾温暖过

Six feet under

六英尺下被遗忘的爱

I can't help but wonder

我情不自禁却依旧好奇

If our grave was watered by the rain

若冷雨泠泠洗涤过我们的作古之地

Bloom

会否有玫瑰黯然绽放在雨后

Bloom

会否有玫瑰沉寂开放在坟头

Again

再一次惊艳世人它存在过

Help, I lost myself again

帮帮我,我又一次迷失了自己

But I remember you

但脑海中的你却依然深刻如昔

End.

————

复键,失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本来打算搞个四十米大刀的结果没忍心下手。

很早之前听过的一首歌,特别喜欢这种微死亡的feel,到现在中考完才有时间写,然而文笔欠缺还是写不出想要的那种感觉,悲伤。歌词大半是自己翻译的,为了更贴切文章有不准确之处见谅。

标题打算写成一个系列,能码几首算几首,其实是在变相卖安利罢了。()

算算时间刚好去年七月份成为苏厨兼吃上苏中这对cp,就当是写给自己的一篇文……吧。

【红色】喀秋莎

許语溪sak:

梗是中‖国仪仗队在俄阅|兵|式时唱着《喀秋莎》走过红场,不少俄士兵和围观群众都忍不住擦眼泪。


以下是网上评论。


1、大家都不懂事的时候,也曾兵戎相见。大家都艰难的时候,也曾肝胆相照。
后来时过境迁,都成熟了,会来事儿了,表面和和气气,暗地互相算计,谈不上至交,说路人可惜,勉强算是个旧友吧。
恰逢一个好日子,大家都高高兴兴,喜气洋洋的。我来你家做客,是一群人里的其中一个。
不如就送给你一首,你曾经教会我的歌吧。


2、走在中国队伍后面的部队受到了10000点伤害


3、每个中国人都对俄罗斯抱有额外的特殊的感情。
有些是负面的,说俄罗斯当年祸害东北人民,夺去了土地,一度发生战争到核战边缘要把我们炸的稀巴烂等。
有些是正面的,说俄罗斯给了我们黄埔军校、154个工业项目、全套工业体系、武器弹药,马列主义绝没有第二个人会给的东西。
(甚至列宁还要归还沙皇占领的中国土地,但被大炮拒绝。)
但更多的,是一种惺惺相惜,一种同情。
一种在工业时代落后的两个文明之间的,相惜之情。
互相在对方身上寄托了自己的梦想,在漫漫无人的追赶道路上,互相陪伴。
我想是的,并不仅仅是因为苏联曾是和我们一样的红色政权我们就对他们有特殊感情,我们也极少有因为发生过战争而怨恨至今的人,绝大部分人不再耿耿于怀。
这是因为,在工业化历史的长河中,我们都是落后者和追赶者。
我们曾经喊出口号:赶英超美
赶英,我们和俄罗斯算是成了,可苏维埃死在了超美的路上,现在的俄罗斯在我们这代人消失之前不灭亡就不错了,超美他是彻底没戏了。
但他们的梦想我们仍可以完成,我们的国家是苏系的人民共和国,
无论我们现在讲不讲共产主义,也无论这符合不符合逻辑。
都不妨碍一部分俄罗斯人民把复兴的伟大梦想寄托在我们身上,把我们看做是他们的老朋友,我们超美了,也算他们超美了。就如同当年我们把复兴的伟大梦想寄托在苏联的工业援助上一样。
苏联解体的时候科学家来到中国,把武器图纸卖给我们换口粮钱,但这之中除了金钱交易,还有着一种“哭着说我们的国家崩溃了,希望你们以后,不要这种武器用来打我们”的信任和寄托。
亚细亚的孤儿和欧罗巴的孤儿。都是没人疼的孩子
所以,我们选择在这个高兴的日子里到俄罗斯家为他捧场,
唱一首俄罗斯在很久以前教我们的歌曲。
但歌中带有的辛酸泪水,和无限复杂的感情,也只有双方人民的心能听懂。


4、到底是哪个天才想到要让仪仗队在途中唱这首歌的!在展示军队威严的同时,又用这首歌冲淡了军队的冷硬,拉近了与道路两旁的围观的俄罗斯群众的距离,令他们连小孩都对这支异国军队有了亲近感和认同感。简直太棒!我军一向擅长这个,到哪就和哪的老百姓打成一片。←_←


5、一首歌,是表达对主办国的一种合乎礼仪的尊重,也是表达某种曾经“纠缠或纠葛”过的“当年情”的铭记,情谊不会忘记,摩擦亦不会遗忘。
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尚可用杯酒话当年,国与国之间,自然也可以用一首彼此心领神会甚至具有一定特殊意义的歌曲来传递情谊。从这个层面来看,这样的做法不仅没有“变味”,反而更具风度,体现了某种得体的姿态。
但歌曲的意义又不仅仅在于歌曲本身,还在于一个时代的记忆。
或许八零、九零后或者更年轻的人看到这样的军队高唱《喀秋莎》时,会为这支队伍的器宇轩昂、步伐矫健以及着装齐整而感到自豪,甚至有一些热血沸腾感。却也就止于此了,不会太有“感觉”。
而在这之前过来的人们,尤其那些经历过那些时代历练的人,听到这样一首歌曲时,内心翻滚的滋味或许就更为丰富了。歌曲的旋律和歌词能够迅速勾起对于彼时时代的记忆,这记忆或许美好,或许悲伤,或许无奈,但总归是会有“感觉”的——因为那样的岁月过于刻骨铭心(你懂的)。
这便是歌曲,或者艺术带给我们的好处:它总能轻而易举的成为我们人生记忆的一种鲜明印记,在多年以后,再听到那样的一首歌曲、再读到那样一篇文章、再看到那样一部电影,都能迅速想起当年听、读、看它们的时光,迅速勾起当年的记忆。
比如,当《西游记》开场的旋律一响起,你是否会想起你的当年?
岁月无痕,但记忆有痕。
PS:《喀秋莎》被兵哥哥们这样一唱,还真是帅啊,哈哈。


6、如果说我的青年时代有四个关键词,它们是:革命,爱情,文学与苏联。……对于我——青春就是革命,就是爱情,就是文学,也就是苏联。
——《苏联祭》
对我而言,红色的苏维埃是我们的父辈,甚至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初恋。尽管不甚美好,还有些痛苦,可是无论何时何地她总在那里,就像站在岸边的喀秋莎一样伴随我们老去。


7、想出这个主意的人是真天才+1
本来就是纪念二战胜利的活动,严肃的走正步显得肃杀气氛太浓了,不贴近人,唱歌的确是非常好的一个纪念和缓和的形式,
喀秋莎本来就是描写二战时期俄罗斯少女送爱人上战场的歌曲,切题切意又久为传唱,
俄罗斯现在日渐式微,估计他们的不少人民都早已忘却了这段曲调,
现在被异国曾经的同志在自己面前唱起,不知道会激起他们怎样的心情。


8、这是一首军旅情歌啊。。。
喀秋莎,既是大炮的名字,又是女孩儿的名字。。。
就像现在的俄罗斯,一个傲娇的枪炮少女。。
这种场合,唱一首这样的歌。。。
我信坐在电视机前看阅兵的那些来过中国的专家们,大概心头也会有一种莫名的情感油然而生吧。。。
俄罗斯虽然不是苏联,但从俄国到苏联到俄罗斯,这一百年来,那片土地和这片土地,有过太多这样那样恩恩怨怨。。。
而如今的共和国,身上留下的苏联烙印甚至可能比俄罗斯还要厚重。。
像 @钱尼马说的,大家都是孤儿,大家都要努力。。。
送一首当年的情歌给她,如果再见不能红着脸,至少还能红着眼吧。。
化用大刘的那句话:
中俄的关系,不是朋友,不是敌人,是历史。
真的是很像前男友前女友呢。。。。
虽然分手,还是希望留下美好的回忆。。。



私心打了黑塔相关的tag,如果不喜请告知。

经纶事务者 04

☆联文

☆ooc我的。

接上.

“这不在你的职责范畴内,琼斯。”

“那还真是抱歉布拉金斯基先生,我干扰到您的私生活了。”阿尔弗雷德拍拍手,掉头回往营地,“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托里斯撩开帐篷,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伊利亚:“上校,您要的资料。”

伊利亚接过文件却没有打开,他拉开抽屉将牛皮纸袋放进了最里面的夹层:“齐全吗?”

托里斯点头:“据说是最全的了。”想起什么似的补充,“没有让其他人注意到。”

军官盖上钢笔盖子,抽出夹在一沓纸张里的信封递给他:“把这个给爱德华送去,让他造枪的动作快点。”指挥官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办公桌桌面,像是在自言自语,“没有时间了。”

士官心底疑惑,手上却规矩地行了个军礼,然后拿着信件匆匆离开。
 

亚瑟伸手在王耀面前晃了晃:“嘿,耀?回神!”他皱起眉头,“你今天怎么回事?”

第三次被人提醒,王耀反应半响才明白过来亚瑟是在叫自己:“啊?没怎么。”他放下手中的药瓶,“可能昨晚没睡好。”

我信你的鬼话才怪。亚瑟拿起药瓶扫了眼标签,又看看瓶子里的东西,嘴角一抽:“耀,你把药片放混了……”

王耀怔了怔,伸手想要接过药瓶:“抱歉。”亚瑟看着同事明显不正常的脸色叹了口气:“算了今天我替你,你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好。”王耀没有拒绝,他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太适合工作。 
 

太阳明晃晃挂在天空,发出看上去就几无温度的白光,刺得人眼睛生疼。

小小的帐篷将有些毒辣的阳光挡在外头,给王耀腾出一个安全的空间,但是它隔绝了那些Alpha身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也不会有消毒水的味道,这里的空气好歹是自由的,让王耀的心情好了些。

趴在床上将脸埋进被子里,他缓缓呼出一直憋在心里的那口气试图放松疲惫的身体,却忘了烦恼的根源是来自于心底。困意笼罩上来,王耀在黑暗里沉沉浮浮,终于睡去。

王耀一醒来就觉得身体不对劲。心跳加快,浑身的温度都高得不正常,呼吸都带着来自身体深处的躁动,下腹腾升起奇怪的酥痒,空气里满是自己散发出的信息素。

见鬼,怎么会……

TBC.

一脚油门下去就开跑。()
抱歉拖了这么久才更,徐徐你轻点打我。 @紆徐

经纶世务者 02

☆联文

☆ooc属于我。

接上.

“是吗?原谅我无法认可您的观点,老哥。现在,请您立刻从这里出去。”
军官嗤笑一声:“我可没有义务听从你的指挥,而且这是我的帐篷,该出去的人是你。”
原先封闭空间里充斥着的浓郁信息素随着风的流动渐渐消散,王耀终于从Alpha宛如实质的压迫感中脱离出来:“从我身上滚下去,斯捷潘。”
身上的人没有动。
“抑制剂运输出了问题,”伊利亚意有所指,“我觉得您有必要亲自去看看。”
斯捷潘挑起眉毛,终于松开了对王耀的桎梏从桌上起身:“噢,可真会挑时间。”他抓起散落的手套,“这样很没意思,老弟。”然后头也不回地匆匆出了帐篷。
伊利亚走进来:“没事?”王耀起身跳下桌子从地上捡起外套穿好,摇头:“放心,一时半会儿他还不能做什么,至少在完战前不会。”
伊利亚低声道:“抱歉,是我……”王耀笑着出声打断他:“有什么好道歉的,毕竟你也没办法时时刻刻都守着我不是吗。”他整理好药箱抱着东西向外走去:“那边还有人等着,先过去了。”迈出去两步又回头补充:“晚上老地方见。”
指挥官把眼睛眯起来,露出极少有的微笑:“晚上见。”

远方轰隆的炮声一直没有停歇过。月亮就躲在浓云后,微弱银华为恋人编织了他们的邂逅。
等伊利亚顶着月光赶到后山的草坡时,王耀早已经找了块平坦地方铺了毛毯脱了军靴吞了两包甜糕剥了一地的核桃花生瓜子皮。
“……耀,”伊利亚微微扬起眉梢,“这是在军中,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私藏这么多东西的。”
王耀咽下嘴里的核桃肉,拍拍衣服上的花生瓜子壳:“就那么藏着啊,不过甜糕是我自己悄悄做的。军中伙食不合胃口,当然要加餐。”他抬头:“你不也一样吗,我都闻到你身上的酒精味儿了。”军医仔细嗅嗅空气中的味道,“哦,还是混合伏特加。”
指挥官像是笑了一声,他在王耀身边坐下来:“鼻子够灵。”
王耀伸手指指腿边的盒子:“给你的。”
伊利亚道了声谢。他抓起一把剥好了壳的瓜子:“我还从不知道向日葵也可以这么吃。”
“啊,正常,”王耀含糊不清地说,“这是我们那边儿的吃法,有口味的,但我怕上火一般就吃生的。”

——TBC——
好的编不下去了。来盟er,交给你了。 @紆徐

【苏中】Merry Christmas

才看到文被吞了,于是以后的车都只停在微博算了。

☆R18+OOC

☆苏中,轻微沙苏露中

上车刷卡bu